焦化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焦化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争夺攀钢烧结灰囤积投机致再污染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1:36 阅读: 来源:焦化缓蚀剂厂家

[2011年我国钢产量6.68亿吨,日烟尘量为2800~3500吨,排放量巨大。目前,国内钢铁厂还没有进行烧结灰的全面回收利用,大多是返回烧结或外销提取氧化锌

原本很不起眼、被炼钢厂当作有害废弃物的烧结灰,如今却成了各路神仙争抢的香饽饽。

全名烧结除尘灰的烧结灰,由钢铁企业在炼铁过程中产生的烟尘而来,其当量直径小于1微米,是环境监测体系中的PM2.5及PM1.0的主要污染源点,也是造成雾霾的主要原因之一。

烧结灰是钢铁企业排放的主要污染物。但由于其富含氧化钙、氧化钾、氧化钠、铜、铅、三氧化二砷等金属和化合物,近年来,烧结灰在市场上越来越抢手。

月8日至9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四川省西昌市采访时了解到,当地烧结灰的价格已经从最初的每吨5元,一路攀升被炒到了60元、120元、300元,甚至价格最高时卖方要价600元。

于是,一些炒客开始囤积烧结灰,而一些已经投产、吃烧结灰的项目则陷入困境,这也形成了一方吃不饱,另一方却因高昂的价格吃不起的局面。

而堆积如山的烧结灰也开始随风飘散,渗入地下,污染空气、土壤和地下水。

烧结灰肆意堆放被举报

故事由一封举报信而来。

今年3月,署名为经久水泥厂周边居民、题为《百姓生命安全该谁负责?》的举报信寄到了四川省多级环保部门。

上述举报信称:有一个单位把攀钢二基地炼铁厂烧结灰(大概有几千吨)全部拉到经久水泥厂里面露天堆积,听说这些灰里面含有重盐和少量铅等重金属。

居民们在举报信中反映:现在正是风季,大风一刮,这些灰被吹得满天都是,空气污染十分严重。我们担心如果雨季到来,暴雨一淋,这些灰变成污水到处横流,加之这些灰的堆积是与地表直接接触,含铅等重金属水和重度盐水渗入地下将会严重污染我们现在吃的地下水,造成我们这一片百姓生活用水的安全问题,同时更会对美丽西昌邛海地下水形成污染和威胁。

这个企业无处理资质,更无处置这些工业有害废弃物的能力,攀钢怎能把这些东西交由三无企业处置,无视这些有害物料给社会、给百姓造成的环境安全问题?难道攀钢这么大的国有企业不讲社会责任吗?居民们说。

上述举报信要求攀钢把这些东西拉回去,并对当地的地下水、土壤进行化验,对环境、对百姓生命负责。

这些烧结灰为什么会堆放在那里?又是何时堆放?9月9日,本报记者在实地采访中了解到,举报信所说的攀钢二基地即攀钢集团西昌钢钒有限公司(下称西昌钢钒)。

知情人对本报记者透露,从去年六七月起,这些烧结灰就源源不断地拉来并在经久水泥厂(又称航天水泥厂)的出租空地上堆放,日积月累,到目前总量已达到2000多吨。而堆放这些烧结灰的是德昌县云海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公司(原攀枝花海峰钒钛工业有限公司,下称云海公司)。

这家企业与攀钢有什么关系,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是这家企业出高价竞标来的。这位知情人称,西昌市环保局此前已要求该公司在今年6月30日前清走堆放在那里的烧结灰,但迟迟未见行动。

在堆放现场,村民宋启贤告诉本报记者,西昌钢钒的卡车每天都会往返两三趟,倾倒烧结灰。每次倒的时候都会扬起很高的尘土。有的时候,这些烧结灰还会自燃,味道非常大。在堆场旁边的井盖下,是一条流向下游数千亩农田的灌溉渠。本报记者看到,混着烧结灰的泥水正在通过井口往渠道里流。

高姓村民一家就住在与烧结灰堆场一墙之隔的活龙村里,直线距离不足百米。他对本报记者说:天气干燥的时候,空气非常刺鼻,眼睛也很难受。这地方没法住了。陪着本报记者在烧结灰堆场走了一圈后,他因浑身发痒便要回家冲个澡。

据本报记者在当地走访了解,位于攀枝花市的攀钢集团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每年也产生大量烧结灰。去年开始,这些烧结灰被攀枝花市金泽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金泽商贸)买走后,也大量露天堆放,而这家企业并没有处理固体危险废弃物的资质。

本报记者拿到的攀枝花市环境保护局有关文件显示,该局在今年2月22日曾以攀环函[2013]29号文,给攀钢集团有限公司发了《关于加强可能造成二次环境污染的副产品和废物管理的函》。

上述函件称:近日,我局在现场环境监察中发现,你公司将烧结生产所产生的除尘灰提供给仁和区总发乡一家无名企业(后经知情人证实为金泽商贸),该企业以此为生产原料提取其中的钾,但无任何审批手续,也无生产资质,且无处置能力。烧结烟尘灰含有铅等重金属,不妥善处置将会造成重大的环境污染,上述无名企业即存在较大的环境安全隐患,周边群众也有投诉反映。

攀枝花市环保局为此要求攀钢集团予以高度重视,加强管理,杜绝类似情况再次发生,并中断与上述无名企业的有关业务,妥善处置烧结灰,禁止提供给无审批手续、无处理资质、无处置能力的企业。

函件同时要求攀钢集团在公司内部开展相关业务的清理和排查,加强对涉危险废物、涉重金属、涉氯、涉酸等副产品和废物的管理,提供给第三方予以处置的,必须严格审查对方资质,及时掌握处理能力、处理情况等。同时,严禁提供给无处理能力的小商贩、中间商,杜绝为谋取利益进行非法处置造成二次环境污染的情况发生。

根据《攀钢集团有限公司十一五结构调整规划变更西昌钒钛资源综合利用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介绍,该项目烧结灰年产量为15.84万吨/年,利用量为15.84万吨/年,利用途径为返回烧结配料,自循环,利用率应为100%。

烧结灰升值的秘密

攀枝花市位于四川省南部,与云南接壤,是我国西南最大的钢铁基地。

攀钢集团原是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中央企业,现为鞍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是我国最大、世界第二的产钒企业,我国最大的钛原料和产业链最为完整的钛加工企业。

以往,炼钢厂烧结灰的处理方式是堆放和返回烧结,但由于堆放容易污染环境,环保部门已明令禁止;返回烧结也不是最佳办法,因为极易导致高炉壁腐蚀,反复使用又使得铅等有色金属杂质和氟、氯等非金属杂质被强制性带入炼铁流程,对高炉的使用寿命和钢铁的质量都有一定影响,同时还增加炼铁煤(焦)的能耗。

《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规划》要求,十二五期间,钢铁工业环保的主要方向集中在淘汰落后、烧结脱硫脱硝、烧结高效除尘和二英污染防治等四大领域。其中,烧结高效除尘问题是钢厂普遍遇到的亟待攻克的难题。

本报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2010年起,位于攀枝花的攀枝花钢钒有限公司便将烧结灰外售。

一份《2010年攀枝花攀钢钒资源综合利用科技有限公司产品买卖合同》(合同编号:273041090-90000001-10)显示,攀钢将4800吨烧结灰卖给攀枝花火凤凰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公司(下称火凤凰公司),价格为4.27元/吨,从中提取工业盐(氯化钾)。

钾盐是我国最为紧缺的非金属产品之一,目前已探明的钾盐储量仅占世界储量的0.002%,且分布极不均衡,可供开采的并不多。我国钾肥资源80%以上需要进口,这些钾肥中95%以上是氯化钾,国内钾盐特别是氯化钾产品市场需求巨大。

此外,烧结灰中氧化钙、氧化钠、铜、铅、三氧化二砷等金属和化合物的含量也很高(个别样品中还含有金和银),这些资源都可以变废为宝。

火凤凰公司董事长易德华告诉本报记者,依靠云南理工大学、云南有色金属研究院和攀枝花钢铁研究院的技术支持,在保证烧结灰及高浓缩盐水全部资源化利用的前提下,不再产生新的废渣、废气、废水。

理论估算,采用这一资源化利用技术后,烧结灰将不再回炉,按每天处理45吨烧结灰计算,每年可节约煤近1.8万吨,价值约2700万元。按烧结灰中12%的含铅量,每年可节约还原煤1350吨,价值约180万元。加上烧结灰中硅酸盐和其他有害杂质的热能消耗,每年可节约能源支出3300万元以上。

这一项目得到了攀枝花市政府的肯定和支持。

本报记者拿到的攀枝花市政府《研究火凤凰公司炼铁烧结烟尘灰回收利用项目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2010年12月22日,攀府阅[2010]108号)称:火凤凰公司在国内率先建成利用炼铁烧结烟灰的试验生产线,批量生产国内紧缺的高纯度氯化钾产品,并实现了伴生氯化铅、海绵铜等有价金属元素的回收利用,是节能减排、化害为利、变废为宝的新兴高科技项目工程。

上述会议纪要提出:为使该生产线能够正常运行,在目前攀钢炼铁烧结烟尘灰不能满足该生产线用量的情况下,请攀钢在原料供应上给予火凤凰公司大力支持,加强企业之间的密切合作并建立长期的战略合作机制。

年我国钢产量6.68亿吨,日烟尘量为2800~3500吨,排放量巨大。目前,国内钢铁厂还没有进行烧结灰的全面回收利用,大多是返回烧结或外销提取氧化锌。

争夺烧结灰资源

但此时,攀钢也意识到烧结灰的价值。最近两年,攀钢的烧结灰价格越来越高,从每吨60元,涨到120元,再涨到300元。

烧结灰的商机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加盟者。在攀枝花,攀钢20%的烧结灰被金泽商贸拿走;在西昌,由于竞争者众多,西昌钢钒今年则采用招投标的办法,出售烧结灰。

日下午,西昌钢钒物流中心物资供应室主任高登超对本报记者说:烧结灰价格一再提高,是因为西昌钢钒逐渐意识到烧结灰资源是有价的。这也是西昌钢钒决定通过招投标办法处理烧结灰的原因。

今年初招标时,来投标的有十几家,最后经过筛选确定了6家企业。高登超说,这其中包括云海公司、火凤凰公司等。

大家出的价格非常乱,每吨60元、180元、300元、560元、620元和880元都有。上述知情人士说,最终,云海公司以620元中标。高登超也向记者证实:我们取的并不是最高价,因为发现出价最高的没有处置烧结灰的能力。

那么,云海公司是否有处置烧结灰的资质呢?在本报记者的追问下,高登超给出的解释是云海公司有资质,用地申请也批下来了,厂区离西昌钢钒有大约30公里的距离。由于厂房正在修建,2300多吨的烧结灰目前只能堆放在经久水泥厂内。

高登超提供的用来证明云海公司资质的材料仅仅是其今年4月17日从凉山州德昌县工商局拿到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本报记者看到,云海公司在德昌县银厂工业园区,注册资本为150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是销售烧结灰、高锌瓦斯灰等。

显然,销售与处置完全是两码事。

但对于烧结灰,无论是攀枝花市政府,还是西昌市政府,都希望这些资源能交给有资质的企业,进行合理处置。

年11月8日,攀枝花市仁和区政府以攀仁府函[2012]278号文,致函攀钢集团。函件称:由于烧结灰无害化处置项目原料主要是使用贵公司炼铁过程中产生的粉尘废弃物,该种粉尘不但会影响炼铁高炉的使用寿命,还会造成堆放场的土地和地下水污染,因此该粉尘废弃物的合理处置对于贵公司也具有积极的意义。

函件中,攀枝花市仁和区政府请求攀钢集团与火凤凰公司尽快达成共识,相互合作、实现双赢。

本报记者了解到,攀枝花市政府以及仁和区政府之所以热心撮合,是希望攀枝花市在资源综合利用方面走在全国前列。

年5月,攀枝花市被列为全国首批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基地建设试点城市。该市提出在十二五期间实现钒钛磁铁矿资源总回收率大于50%,工业固废综合利用率达到75%以上,综合利用的产值超过200亿元的目标。

但攀钢集团有限公司资本运营部在2012年12月18日的相关函件中曾表示:由于烧结灰每年的量和售价均在变化,操作难度大,并无法满足监管部门的要求;同时目前我公司所产烧结灰的量不足2万吨,达不到集约化发展的要求,实现我公司战略发展目标也有差距。因此,我公司认为现阶段建立股权合作关系暂不具备条件,待我公司烧结灰量达到一定规模再研究股权合作事宜。

日下午,本报记者在西昌钢钒采访时,该公司能源环保部副部长唐凤君表示,烧结灰只是一般的固体废弃物,不属于危险固体废弃物,露天堆放并不会给人带来伤害。

西昌钢钒党群工作部副部长郑文军也对本报记者说:西昌钢钒尚处于试生产阶段,正在加大污染排放治理力度。这些问题肯定是会得到解决的,但要给我们一点时间。郑文军表示:下一步将加强(对烧结灰堆放)的监管。

凉山州环境保护局有关负责人9日对本报记者表示,将对攀钢烧结灰堆放问题进行进一步调查,并提出整改要求。

(责编:杨秋影)

酒泉制作西装

景德镇设计西装

济宁西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