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化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焦化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记宁乡祖塔村救人英雄群体【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0:35:20 阅读: 来源:焦化缓蚀剂厂家

生死相托斗泥浪

――记宁乡祖塔村救人英雄群体

7月1日,宁乡县祖塔村王家湾,死里逃生的救援者们裹着泥浆,身心疲惫。(资料图片)通讯员 摄

李曼斯

流水潺潺已淌走伤痛,青山郁郁正拂去旧痕。

8月22日,遭泥浪袭击的第52天,宁乡县沩山乡祖塔村已归于平静。曾经张牙舞爪、倾泻而下的黄泥,也在时间驯化中变得坚硬而平整。

站在泥土上,几个女人望向大山深处,仿佛远方还会有身影归来。就在7月1日,她们的亲人抛却对危险的恐惧,奋力抢救泥石流中被压在预制板下的乡邻,却不料被再度袭来的滔天泥浪埋身。

有人永远倒下了,亲人们再也无法看到他们鲜活的面孔。

有人艰难地爬起来,洗去满身泥浆,顽强地开始新的生活。

救人的欲望胜过了对死亡的恐惧

被群山环抱,被河流环抱。

祖塔村王家湾祖祖辈辈受山水庇护,至今已延续数百年。没有人想过,这样平静的日子会突然被打破。

7月1日10时,连日暴雨终于停歇,云中隐约漏出几丝日光。住在坛山坑山脚下的老人们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天早上7时,位于王家湾侧的狮子山被大雨冲垮了一大道口子,而后接连从山上滑下小股泥石流,村里干部放心不下,软硬兼施地把老人们劝到了村里空旷的地坪避险。

“出太阳哒咧!”看天晴了,老人们相互道别,陆续回到山下的家。

为陪伴放暑假的大女儿而回家休假的王建,是当时王家湾里唯一的年轻人。他看着山路湿润松垮,有点不放心,便把一双儿女送到严家村丈母娘家。回来以后,又陪着母亲周爱香去邻村舅舅家吃中饭。

“往常我妈都喜欢在舅舅家多坐一会,那天她担心家里,一吃完饭就要往回赶。我要是劝她留下来就好了。”王建的话里有着无尽的遗憾。

“建伢子,门口的水沟里尽是石头,不要给堵了。”这是周爱香跟儿子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她惦记着院里菜地被泥巴覆盖的辣椒叶,想去屋内拿块抹布擦干净。

王建正在屋外忙活,突然听见“轰”的一声从身后响起。他赶紧回头,看见母亲惊慌地从屋内跑到地坪,突然一大块水泥预制板猛地垮下来,把母亲砸在底下。

听到响声,正在劝导村民离家的村干部王喜欢,赶紧拉了几位老人往外跑。村民们陆陆续续地围上来,王建指着400米开外的三岔路口处喊道:“都走开些,现在不是看热闹的时候,到停摩托车的地方去!”但没有人愿意离去。

下午3时多,祖塔村村委会主任严志强听到消息匆匆赶来,人已越聚越多,村民们察看着王建所指的垮塌地点,想徒手救援,又无从下手。

“现在救不得,还很危险。”参加过应急处置培训的严志强想要制止,却得到了村民的回击:“村干部还见死不救,你不救我们救”“不管死的活的,先挖出来再说,说不定还有希望呢”……

救人的欲望胜过了对死亡的恐惧,有人带头走到废墟前面,开始搬运杂物。

严志强见无法阻拦,决定组织救援。他让妻子袁兵芬和村妇委会主任姜爱平等一起,把老人和妇女带到停着摩托车的路口,挡住其他想要过来的村民,同时观察山体的情况。

停放摩托车的三岔路口距垮塌处约400米,在他们看来,这是绝对安全的距离。

20多人自发成组,围着周爱香被砸落的地方搬运树枝和断梁。

“没时间怕死,只想着快点搬,说不定人还活在下面呢。”参与救援的村民严命期回忆道。

山崩地裂的泥浪吞噬了平静

人们的希望很快便破裂了。

严志强斜着身子指挥救援队伍,余光瞄到对面的人在疯狂招手,还未退去的洪水在河里翻滚咆哮。

他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回头向山上一看。山腰上一株碗口粗的树突然往前一闪,树枝发出“嘎吱”一声脆响。

“走!”严志强来不及多想,向人们振臂一呼。

不需再多言,所有人都听见了似曾相识的崩塌声。

天际一声大吼,顿时山崩地裂!泥浪当空袭来,吞噬了一切平静。

被泥浆吞噬!被巨浪吞噬!被大山吞噬!

无人敢回头招惹身后张牙舞爪的泥兽,脑中只剩一个字:跑!

村民刘学军看到李国军陷进了半个腰身,赶紧扯了他一把。

“别管我,我被电线缠住了,你快跑!”眼看着李国军的身子越陷越深,不一会就消失在视线中。

耳边是轰轰山鸣,有人看见父母妻儿在几百米外疯狂挥手,想提醒他们快跑,就在张嘴的一瞬间,山泥灌入口中,随后失去知觉。

“严伢子!”有妇人大喊一声。可还远不到可以伤心的时候!不到10秒,2米高的泥墙来势汹汹扑到了三岔路口。

快如离弦之箭,泥石流从坛山坑飞奔而下,所到之处,一片泥浪。

一阵惊天动地后,王家湾突然安静了下来。

捡回来的命都要好好活着

这寂静是死亡的声音。

直至有人在200米开外的玉米地里醒过来,成为第一个生还的英雄。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人们不顾一切地裹着泥往回跑,吐掉嘴里的泥巴,大声呼喊试图找寻同伴。

村民严命期听到一声微弱的呼救,是村民伍荣华。他赶紧扒开厚厚的泥浆,想把他扯出来。伍荣华伸手摸向半边血流如注的脸――他的眼球已不知所踪,又想捂住脑袋――然而左侧太阳穴附近的头骨已被削开。等他平躺下来时,已经没了力气。严命期喊了他一声,他嘴巴张了一下,没有发出声音,手一颤就滑了下去。

伤的、活的……许多人从泥潭中艰难地爬起来,站在破碎的家园里,精疲力竭、满心疮痍。

直到7月3日,李国军的遗体被翻找出来。至此,在这场村里党员干部和村民自发参与的英勇救援中,除了周爱香外,另有8人不幸牺牲。请记住他们的名字:严国生、何望林、姜成良、李国军、伍荣华、周立生、王楚钦、严卫连。

时隔多日,因参与救援失去了左腿的村民严从良在妻子陪伴下,回到了王家湾。他坐在轮椅上,回忆当天经历,几度哽咽:“我太难过了,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回来。我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啊,不管怎样都要好好活着!”

逆苍穹下载

战神世纪商城版

战神宝贝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