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化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焦化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赵文卓经常上网看新闻得知道别人怎么看我

发布时间:2021-01-02 21:47:45 阅读: 来源:焦化缓蚀剂厂家

赵文卓 经常上网看新闻 得知道别人怎么看我

电影《功夫皇帝方世玉》

电影《金玉满堂》

电影《黄飞鸿4之王者之风》

电影《青蛇》

电影《刀》

电视剧《风云》

赵文卓说再忙,也会留时间给亲人。图/艺人微博

今年已经46岁的赵文卓依然保持健身的习惯。

图/艺人微博

电影《功夫联盟》,是赵文卓和刘镇伟的第三次合作,片中他饰演的黄飞鸿玩起了穿越,坐地铁、打电话,面对这个他已经扮演了无数次的角色,他并不担心观众会有视觉疲劳。时代在变,他说自己一直走在最前方不会过时。

乘坐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末班车,在赵文卓19岁的时候就以自己的一身武艺走进了观众的视线。出道初期就被冠以中国功夫电影的后继者,从艺26年,他饰演了黄飞鸿、霍元甲、苏乞儿、戚继光等无数个经典英雄形象,他也是不少武侠迷心中不可取代的功夫明星。

采访中,赵文卓的话不多,每一次给出的答案却很实在,没有过多的修饰。很难想象,这位“武林高手”,在家是个为孩子操碎了心的奶爸,就像他总挂在嘴边的那一句,“家庭能让我看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

这些年,照顾家庭的同时赵文卓依旧延续着在银幕上的活跃度,网络时代也有不少争端把他推向风口浪尖,不管真相如何,他说只想告诉大家自己的心态一直很坦然,“我笃信日久见人心,这么多年一直站在这里,就是让大家看到我为人处世的方法是一世的不是一时的。时间久了,你会发现我一直都是这样。”

A

8岁学武再苦也不能喊出来,丢人

“我爸是个狂热的武术爱好者,所以从小他就培养我学习武术。”

出生在哈尔滨的赵文卓,在家排行老三,小名“三多”。父亲是武术教练,母亲是田径运动员,8岁时,父亲带他去学武,他擅长剑、枪和拳术,还能耍三百多套拳法。

童年时期的赵文卓性格腼腆、容易害羞,也不太爱说话,“我本身是个比较文的。在大家的印象里北方人应该比较高大,小时候参加比赛,很多人看我的样子以为我是南方人。”

1990年,赵文卓考入北京体育大学武术系。回想当初,武术队的九个队员几乎没时间接触社会,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每天满满当当九个半小时,根本没机会停下来。练了大半辈子的武术,这项技能也成了赵文卓舍弃不掉的习惯。比起同龄人,生活也许枯燥乏味,但抱着对武术的敬畏之心,赵文卓没有丝毫懈怠,“我以前想得很简单,武术挺好玩的,可能会成为我未来的一份职业,没怎么想过放弃或是拒绝。教练总跟我说,只有忍受常人受不了的苦才能成为人上人,我也觉得苦、疼,但喊出来多丢人?再说我本来就没有选择,必须要做这事,累了、苦了,擦掉眼泪继续来。”

说这话时,赵文卓轻轻压低了帽檐,“不过现在回过头来看,你问我学武为了什么,我还真得说是修身养性。”

B

白天斜眼演反派,晚上成了黄师父

或许,赵文卓注定是属于影视圈的。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是香港新武侠电影的黄金时代,因为李连杰的一鸣惊人,香港导演们纷纷转战内地寻找条件好又会打的演员。

1992年,香港导演元奎到北京体育大学为《功夫皇帝方世玉》(后简称《方世玉》)选演员,要求只有两个——能打、身高长相到位,正在睡午觉的赵文卓被同学“怂恿着”去看热闹,当场耍了一套基本功和通臂拳。

于是,年仅19岁的赵文卓出现在了李连杰的经典作品《方世玉》中,饰演阴狠毒辣的九门提督。

回想当初,他说对这个未曾涉猎的领域真是“一头雾水”,但拍戏也太好玩了,就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不过,被元奎骂也是经常的事——因为听不懂广东话,“听不懂,其实我也着急,只能猜,结果一去就被骂。”

彼时《方世玉》剧组和《黄飞鸿4之王者之风》正好在同一个片场;《黄飞鸿4》的男主角“不给力”,情急之下想换演员的徐克一眼就相中了“隔壁”的赵文卓,决定让他来演新版黄飞鸿。

那一年,赵文卓白天演着“斜眼看人”的大反派,晚上又要扮成正义凛然的一代宗师,“24小时轮着拍,这个化妆间卸完妆,马上转场去隔壁上妆。元奎要我‘斜眼看人’,到了《黄飞鸿4》片场,徐克又大喊,你现在是黄飞鸿,把脑袋给我正过来。”

C

独闯香港没朋友,被张国荣一语点破

1993年,《方世玉》上映,片中赵文卓的气势并不比李连杰差,但因为没什么名气、戏份也少,观众都在看李连杰。倒是《黄飞鸿4》的上映,让赵文卓和徐克这对全新组合,让人记忆深刻。

同年,他在徐克执导的《青蛇》中刻画了充满欲望和矛盾的法海,和张曼玉、王祖贤的对手戏至今让影迷津津乐道,他也成了历代法海之中最帅的一个。此后,二人又相继合作了《黄飞鸿5之龙城歼霸》《刀》等作品。

此时的赵文卓其实还只是一个学生。因为从小对老师这个职业充满幻想,他听从父母的意愿,1994年大学毕业后选择留校任教。结果做了三个月,他就决定停薪留职,南下香港,“这个取舍真的挺难的,毕竟放弃了父母眼中安定的生活。”

但这一去,让他始料未及,没有朋友,没有人和他讲普通话,“我那时候很闷,特别希望有从内地来的朋友,总之你讲普通话我就请你吃饭。虽然吃不上大鱼大肉,茶餐厅一碗车仔面也能遇上知己。”后来,拍《金玉满堂》时他意外得到了张国荣的赏识,“那时我一根筋地只想拍戏,却遇到了很多问题:媒体的报道、舆论的压力,我什么都不看,报纸、电视怎么说都与我无关。”他说,那时张国荣很照顾他,“当时我不怎么爱笑,别人问十句我答一句,张国荣就说你不懂别人说什么就笑。他很懂我,我真幸运。”

D

不用特效坚持自己上,观众都不傻

“我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我一直觉得接了戏就要尽力做好,不然就不要接。”

沈阳营口白癜风哪家治得好

辽宁省白癜风治疗医院

余杭区妇产医院做引产手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