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化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焦化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传出怎样的讯息

发布时间:2021-02-22 15:23:03 阅读: 来源:焦化缓蚀剂厂家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传出怎样的讯息

不看好的经济数据与异常看好的中国股市形成黄金交叉,那些甚至忘记开户名的老股民们此刻并不关心即将召开的。

一  2014年12月的第一周,北京连续刮了四天的大风,一时间,萧瑟凛冽,街清树瘦。紧接着便是雾霾散尽,天高云阔。人们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开始纷纷寻找风口,以及那些不断被吹上天的“猪”。

对于不少股民来说,这是一波久违的行情,它具备一个疯狂牛市的大部分特征:没有理由,没有逻辑,不需要小道消息,似乎也不需要政策托底,只用站在风口就好。尤其是那些手握券商股的股民们,他们可能是无意间的操作,甚至有可能是已经套牢很久了,这一次,手中的一只只券商股都成了飞天神猪。  11月28日,沪深两市以7104亿元刷新历史最高记录。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沪深股市单日成交屡破9000亿关口。12月4日,上证综指飙涨至2900点,达到最近三年多来的最高点。不过,就在不少好奇之士疑惑一度充斥“钱荒论”的中国如何一夜间变出如此多的资本时,奇迹似乎还在继续。周五,中国股市单日成交额终于突破万亿大关。现在,已经有人将此称作“中国经济工作会议行情”了。  每1.6秒,成交1个亿。这得是一股多大的风?如果对比当下令政府忧虑的实体经济,此番股市疯狂颇有点逆天的味道。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说,此轮上涨,不是因为经济向好,只是市场资金的催动,因此它的上涨是没有基础的、是脆弱的,或者说,是有泡沫的。  但资金似乎只有股市这一条路。11月底,央行的突然降息,使得市场开始酝酿“在美联储退出而日欧央行启动量化宽松后,央行为保证经济增长将进行几次降息降准以释放流动性”的情绪,但此时资金依旧无法以总理意志为转移进入中小微企业,且房地产、理财产品、贵金属、金融衍生品等其他投资的收益回报也日渐走低。富余的流动性,只有流入股市这唯一的出口。  这个出口充满了投机和信息不对称,历史上也曾充斥着谎言、欺瞒和暗箱操作。但在2014年,中国政府开始对资本市场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优先股试点、注册制改革、创业板市场改革,以及沪港通的推出,都引发资本市场广泛关注。这些频频出台的改革,几乎每一次,都能为沉寂已久的股市注入新的活力。只是这种活力更像是汪温水,并不能令久已冻结的心再次长时间活蹦乱跳,怦然有声。那些长期无处投资的资金渴望一次火山喷涌式的回报来换取更持久的快感。  11月21日,中国央行宣布不对称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用一种比制度改革更为直接的方式,来驱动大量游离而又多少有些盲目的资金加速流动,这或许并非李克强、周小川等人的愿望,但有时敢下药比会下药更受欢迎,至少从证券市场看,资金们活跃了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新一届政府上台后首次降息动作。如果对比一年前中国国务院的调控思路,就不难理解,这次降息动作有多么耐人思索。  2013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亏损面接近20%,财政收入出现多年不见的负增长,市场钱荒一片。工信部、发改委等部门的官员均认为,应该出台局部刺激政策。但北京最高决策层顶住了压力,当年6月中下旬,面对钱荒和不断下滑的经济数据,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了“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的调控思路。央行行长周小川当时提醒金融机构说,银行发放贷款的冲动十分强烈,但这种动向要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贷款均衡增长的要求,以及服务实体经济、支持结构调整的方向保持一致。  按照国务院当时的调控思路,信贷不会放水,而是要把金融机构间空转的和沉睡的大量资金引导到最需要钱的实体经济中来。但这是一步难度相当大的政策操作,中国大部分实体行业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包括央企在内的不少企业在亏损的边缘挣扎。在这样的条件下,这些钱怎么引出来?又引导到哪里去呢?最近几年间,中国大量的民间资本一直在寻找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二  十几个月过去后,已经没有人再去过多思考“存量”和“增量”的难题了。2014年11月21日,在此前接连几次定向降准之后,国务院决定用降息来疏通流动性。尽管此后央行相关负责人还明确表示,此次利率调整仍属于中性操作,并不代表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但市场的胃口太大了,人们对刺激政策的饥饿感仍然非常明显。就在新一届政府完成首次降息后,投行和经济学家们又开始纷纷建议或预测,从现在开始到2015年,新一届政府还需要通过降准、连续降息等一系列连环动作,为中国经济造血。  那些建议进一步出台带有浓烈刺激味道的货币政策的专家们认为,仅凭一次降息,对解决实体经济“融资贵”问题不会立竿见影。此次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提高,将导致银行提高存款利率,贷款实际利率因此不会降很多。广发证券(000776)研发中心总监巨国贤在11月22日的中国证券业高峰论坛上说,降息不会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实体经济更关注的是降准。他坚信,降息之后降准总会随之而来,一切都才刚刚开始,明年将会有更多的资金和人才进入A股市场。  巨国贤说,只要看到无风险利率往下走,不用看经济,中国股市肯定能起来。而中国正处于金融大爆炸的前期,刚刚开始,而且是金融多元化的时代。随着利率下行,整个资本市场环境将越来越好。  这位券商代表显然在期待中国新一轮牛市的来临,而不只一股短暂的阵风。但同样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再次摆在新一届政府面前:在实体经济低迷、下行压力仍在不断增加,甚至存在经济硬着陆风险的情况下,资本市场为何能够风光独秀?  这似乎是一个有点割裂的画面。今年,新一届政府的调控逻辑,对于多年的市场预期惯性而言,是一个让人感到迷惑不已的挑战。今年9月,新华社连续3天连发8文力挺中国股市,此后又发表“中国资本市场新生态正逐步形成”等系列报道。在中国官方媒体机构的力挺之下,尽管没有丝毫确凿的政策利好和题材,但当时萎靡的股市,依旧振奋起跳。至12月初,蓄势几个月的A股大盘终于彻底爆发。  与A股大盘行情相对应的,是中国正在不断加码的宏观刺激政策。只不过,实体经济的下行压力丝毫未减,后市预期仍不明朗。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判断说,2015年,新常态仍将持续,房地产市场继续调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处于还债高峰期,制造业产能过剩问题依然严重,社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实体经济问题加速向财政和金融领域传导,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问题叠加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结论固然干货,数字却更加赤裸裸。若看数据,2014年实体经济的下行压力不断在增大。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逐月回落,今年前10个月的投资增速只有15.9%,同比回落4.2个百分点,其中8月份以后月度增速回落到14%左右。过去多年保持高速增长的房地产投资表现得更为明显,今年前10个月,房地产投资累计增长12.4%,同比回落6.8个百分点,下拉投资减速了约1.3个百分点。其中9月当月,房地产投资仅增长8.5%,创2009年12月以来的新低。制造业投资也出现了明显下滑,前10个月累计仅增长了13.5%。  政府不断加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为不断下行承压的中国经济提供了动力支撑。2014年前10个月,全国基础设施投资累计增长21.4%,同比仅回落1.7个百分点。但这显然不够,自11月开始,政府明显加大了投资力度。数十个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在短时间内密集下达,它们被寄望于为2015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提供支持。  除了投资,在2014年最后三个月里,影响经济增长的各种不利因素似乎都在出笼。财政收支矛盾加大、房地产市场继续降温、社会融资总量减少和企业库存保持高位—这些都让各级政府捏一把汗。  尽管此前政府已经有意调低GDP增长预期,并保证了就业的稳定,但眼下的局面还是让人看不清。国家信息中心预测:四季度经济会继续放缓至7.2%左右。预计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最终会停留在7.3%左右,居民消费价格上涨2.1%左右,城镇新增就业超过1000万人。当然这也意味着全年预期的调控目标可以实现。事实上这一经济增长速度基本接近目前中国7.5%左右的潜在经济增长水平,处在合理增长区间内。  三  对于2015年,祝宝良建议继续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快推进经济体制改革,保持经济处于合理增长区间。  而瑞银证券在最新的一份报告中称,尽管未来稳增长政策会加码、美国经济稳步复苏也将支撑外需,但他们认为房地产下滑仍将拖累2015年GDP增速进一步放缓至6.8%、2016年则进一步放缓至6.5%。  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称,考虑到房地产下滑、重工业生产和制造业投资放缓,地方政府财政困境加剧,明年内需可能仍较疲弱。决策层有望大力推进基建投资、放松房地产政策,这在一定程度上或可缓解上述拖累,但无法完全扭转内需疲弱的根本格局。由于中国经济体量已显著扩张,经济增长放缓并不会给就业带来明显压力,不过调结构和控杠杆仍将带来挑战。  对于货币政策的预期,他们也与大部分投行一致。汪涛称,预计2015年底前央行将再降息40~50个基点,以降低融资成本、减缓不良贷款生成速度。为了避免加剧结构失衡,决策层应不会采用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为了在不同政策目标之间寻求平衡,决策层可能还会通过多种方式注入流动性,这就包括在跨境资本大规模流出时降准。  现在,人们普遍期待近期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能够传递出更加清晰的调控思路。从目前的情况看,在2014年的基础上,2015年进一步降低GDP目标、降低投资增长目标、降低M2(广义货币供应量)等核心指标已成共识。12月5日,国家发改委的一位官员说,“2015年,GDP目标应该会给改革的进一步推进留出更大的操作空间,新常态会更进一步凸显。如果GDP的预定目标调低了,那相应的投资、M2等等数据应该都会适当调低,这主要是出于政策的协调和稳定性考虑。”  国家信息中心宏观分析课题组的一份报告建议,把2015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目标确定为7%左右,M2增长12%左右,社会融资规模19万亿元左右,其中人民币贷款增加10万亿元左右。但为了确保经济不出现大的下滑,这份报告建议,适当扩大财政赤字和国债规模,建议2015年全国财政赤字规模增加到15000亿元,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保持在2.2%左右。  这意味着,至少在专家看来,2015年,中国仍有可能采取略微扩张的财政政策,以确保经济的稳定增长。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说,尽管财政金融风险增大,但总体上看,我国财政政策仍具备较大的空间,国家资产负债总体安全,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余额均处于安全线内,银行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较高,有足够多调节流动性的手段和工具。  瑞银证券的分析则认为,未来一年改革的空间和压力都将增大,预计决策层将加快推进有利于增长的改革,包括放松服务业和户籍管制,并扩大社保覆盖范围,以促进服务业消费和投资。随着近期房地产和投资下滑,而支持居民收入和消费的政策陆续出台,消费占GDP 比重已小幅回升。房地产下滑也有望倒逼地方政府融资、资本市场和国企等领域的改革步伐加快。但这家机构也提醒说,2015年中国经济的硬着陆风险犹存。  12月5日,在中国股市进一步冲高的大风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5年经济工作。会议称,2015年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把转方式调结构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当天,中国沪深股市总成交额达到10740亿元,成功突破万亿关口,沪指逼近3000点。千万股民大风中沉浸在狂欢的幻像中。中国股市和实体经济间割裂的沸腾景象,却依旧模糊。  忽然想起那部喜剧电影《虎口脱险》中的著名台词:那该死的风,又把我们吹回去了。

河北定制冲锋衣价格

广告衫定做费用

天津冲锋衣订做价格

北京衬衫定做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