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化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焦化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辽宁农民知识分子大棚为农不分彼此二柱薹草

发布时间:2020-10-18 17:05:10 阅读: 来源:焦化缓蚀剂厂家

辽宁农民知识分子 大棚为农不分彼此

原题:村里的人都说李凯是“农民知识分子”,庄稼地里的事“门儿清”

咱村的大棚都是他帮着扣的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刚刚颁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出现了当下很热的一个词——新乡贤文化。什么是新乡贤文化?

乡贤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在乡村的一种表现形式,具有见贤思齐、崇德向善、诚信友善等特点。借助传统的“乡贤文化”形式,赋予新的时代内涵。

新乡贤文化离不开新乡贤。

一般而言,新乡贤这一概念涵盖了如下几类人群:有一定知识或文化,懂得或者重视文化与科技力量;有一定经济实力而乐于襄助乡邻,热心于公益事业,乐于扶危助困;因科技或经济以及其他方面原因而有一定影响力,有能力带动或引导乡亲,令其生活向好,行为向善。农村优秀基层干部、道德模范、身边好人等先进典型,成长于乡土、奉献于乡里,在乡民邻里间威望高、口碑好,正日益成为“新乡贤”的主体。

本报自今日起,特推出一组系列报道,关注成长于乡村,或与乡村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新乡贤”群体。

引子

他们说我是新乡贤,这个词儿挺新鲜,但是不难理解。你得有点儿本事,懂科学,然后帮着乡亲,一起做些事。我是一个搞蔬菜大棚的新乡贤。人哪,确实贤点儿好。贤人不吃亏,还有益于别人。

自单纯的外表看来,李凯可谓地地道道的农民。他有一张标准的北方特征的方脸膛,并且其黝黑的程度亦十分符合标准。与记者说话的时候,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似蜷缩在椅子上,衣服亦堪称农民化,以标准的辽西地方口音与记者说起自己的故事。那样子不似见多识广的农民,反倒像是一个一辈子生活在村子里,很少出远门的人。

但是,当记者说起他的儿子,自日本国立弘前大学农学生命科学部留学归来、正在家乡创业的李大勇时,随意问了一句,与你的儿子相比,虽然你也研究了几十年农业科学,但是,你觉得你是一个农民,还是一个乡村知识分子?

李凯的回答非常直截了当,我当然是知识分子。我有高级农艺师职称,这个任职资格不是白来的。

话说从头,李凯是真的见过大世面的。

他的大棚里面扣着很多大棚

还弄成一个有21个分会的棚菜协会

办公桌上零乱地摆放着各种与大棚种植相关的书籍,如《大棚葡萄双膜单膜覆盖栽培》《蔬菜嫁接关键技术》《植物生长调节剂在葡萄生产中的应用》等等。桌子的一角,还放着一摞“无虑牌韭菜盆栽技术”宣传单。

北镇市闾阳镇闾二村村民李凯,就这样蜷坐在办公桌后面,与记者聊起了蔬菜和葡萄的事情,以及这几十年来,自己依靠知识改变乡村面貌的事情。聊了一会儿,李凯又领着记者到蔬菜大棚里接着聊。

春天的风把高大而空旷的蔬菜大棚刮得呼呼作响。对了,那个大棚的全称叫“北镇市李凯果蔬种植合作社蔬菜大棚基地”。

说是大棚,不如说是一个超大的生产车间,因为这个超大的大棚里面扣着很多标准的普通大棚。棚里的葡萄,有的已经长出芽苞,有的已经长出枝芽。葡萄旁边的空地上,长着绿莹莹的卷心菜。而在葡萄的根部,自然生长出成片的蓟菜。李凯一棵一棵地薅,告诉记者,这个东西包馅儿吃,特别好。因为没有精力收割这些蔬菜,也没法儿拿到市场上去卖,就当做杂草给除掉了。

我在县城读书的时候,就对农业这方面的事有兴趣。那时候,城关有专业的蔬菜生产大队,他们那些种菜的新技术新方法特别吸引我。中学毕业后,就回到了家里务农。可我心里琢磨着的依然是科学种田这方面的事儿,有知识,有文化,讲究门道,种菜,莳弄果树,又好吃,还高产。我整天尽琢磨这些事儿。1974年,我搞成了第一个塑料大棚。用的那个塑料,是找我舅帮忙买来的。当时,他给一个从沈阳来的工作队做饭,跟人家说,我外甥爱搞这个农业科学研究。可是这大棚用的塑料布咱也买不着啊,能不能帮咱在大城市找找门路?结果,还真就帮咱买着了。

起初,只是在自家院子里摸索着搞大棚,琢磨反季蔬菜的种植门道儿。

到了1984年,你手里那个材料上说了,我弄了个棚菜技术协会。

记者手里的那份材料上说:“李凯率先创建的这个棚菜技术协会为全省首家。”

那份材料还说,自从有了这个协会,李凯便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到了科普惠农的事业中,先后引进并推广新品种150个、开发应用新技术近百项,辐射周边7市20个县区,发展分会21个,带培示范户5000多个、覆盖保护地面积40多万亩。李凯还运用多种灵活的形式,传授实用技术,使协会的500名中心会员大部分达到技术员水平,进而间接地使几万农户靠科技脱贫。

近年来,李凯应聘义务担任锦州、阜新等10余市县的农业顾问,还连续10次应邀参加中央有关部委举办的全国公益性“三下乡”活动。李凯因为自己所做出的优异成绩,相继被评为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省市特等劳模、全国劳模,曾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

张罗着办这个棚菜协会

我心里确实想着要让家乡致富

搞蔬菜大棚,最初还没有想到高产以及改变口感这方面的事儿。当时那个西红柿还有葡萄,落花落果的问题挺愁人,在大棚里种植,就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这个。最初用的是一种叫防落素的药,这个药现在也有些地方使用,但是因为副作用方面有争议,后来就不用了。咱们不敢用防落素了,可是前几年我去日本,人家日本的设施农业,那个大棚里面,还在用防落素。

一个具体的问题解决了,那么这个大棚还能干些别的不?新的问题于是出现了,还可以利用大棚。一项关键技术的突破,常常就带动了一个产业。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咱就拿大棚卷帘机这个东西说这个理儿。最初都是手工操作,费劲,还很危险。帘子大,沉,不好弄。咱就琢磨这个事儿。在丹东,我头一回见了机械的卷帘机,他们是用旧的130汽车的离合器,自己做的。那个成本太高,市场上也没推广。有一回,我在火车上遇到了上海一家公司驻沈阳办事处的一个人,说到了这个事儿。他听明白了,答应试试。但是初次订购不能少于50台,每台的价格是500元。给我做了一批后,他们就批量生产了。上市后,他们的卷帘机价格在300元左右。这些科技方面的小事情,首先改变了咱们的生活,然后人家凭着自己在技术上的一个突破,又带动了一个产业,这一点非常重要。

张罗着办这个棚菜协会,我心里确实想着要让家乡的也包括一部分外地的农民,通过实打实的科学技术摆脱贫困。

你帮助别人,从长远看,你也会有所得。你到处走,给别人传授经验,那你就可能在见了世面的同时,从别人那里得到有益的经验。有一年,我去山西吕梁传授经验,结果我见到了一个角瓜新品种,是法国的种子。好家伙,亩产可以达到3万斤。山西人爱吃面,做打卤面,总爱用角瓜。于是,人家就用心琢磨这个先进技术。回来后,我到义县去给当地农民传授蔬菜种植经验,见他们也有弄角瓜的,我就说,还是换品种吧,你这个一亩地1万斤,人家都3万斤了。

黄瓜黑星病,最初我是在丹东见到的。我去给人家指导,我说你这个黄瓜,这叫什么病啊?是你使用化肥不当烧的吧?人家说这叫黑星病。头一天好好的,第二天叶子就黄了,枯了。过了三四年,咱这地区也出现了这个病,谁也没见过,不知道怎么办。我说,这个叫黑星病,得这样治。他们纳闷:你咋知道?我说,我都知道好几年了。

我做得最明白的事是联系专家

知识这东西,得敬着

我小学四年级开始看长篇小说,看《烈火金刚》,看《林海雪原》,那个年代,我在农村小学看这个,是挺了不起的。一是你看不到这些个书,二是有了这些书你看不明白,或者不爱看。我爱学习,我这一辈子都爱学习。我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就是爱看个书。早些年还看一些文学的书,读点小说什么的,现在年纪大了,就只看农业科技方面的书了。

我在沈阳上大学的时候,都快50岁了。有一次开会,沈阳农业大学的专家跟我说,应该把李凯这样的人召集在一起,开一个班。后来,那个班就开起来了,入学要考试,我是全国劳模,免试。40多岁的人,念了两年书,得了个大专文凭。那文凭咱是考下来的,真材实料。

我做得最明白的一件事,是这么些年一直跟高校搞联合。没有这些个专家,咱啥也做不成。知识或者科学这东西,你就算一农民,也得敬着,它跟你的生活捆在一起呢!

这几天我正在申报一个项目,是有关富硒蔬菜和水果的。一个是硒的问题,人每天应该摄入硒50微克,但是一般做不到,硒对人体有好处,这是科学。另一个,通过定期喷洒富硒氨基酸叶面肥,能有效增加蔬菜和水果的口感。现在我们吃的蔬菜和水果,因为氮肥过多,口感不好。用了这个叶面肥的黄瓜,吃着特别甜。

上世纪90年代,我取得了高级农艺师职称。按照当时的政策,我办理了农转非手续。现在,后悔了,我把自己那点儿地给整没了。其实,办了农转非,我还是在农村种地,只不过是从别人手里承包。

你的农民身份已经消失了,早就农转非了,虽然你在农村生活了那么久,并且至今依然生活在农村,但是你能确定自己还是一个农民吗?

能确定,咱就是一农民。原来想着,这跑前跑后的事情,干到60岁,就不干了。现在我67岁了,还在干。因为咱是一农民,不退休。

李凯其人

李凯,67岁,高级农艺师,兼任辽宁省蔬菜协会理事和省、市科协常委,锦州市政府农业顾问,中国农技协会常务理事。

名优蔬菜——选育出黑又亮长茄、特大牛角椒、绿宁牌系列黄瓜等一系列名优蔬菜品种,并引进与推广蔬菜新品种80多个,新技术50多项,累计推广面积100多万亩,辐射带动了辽西乃至国内其他地区棚室面积的迅速发展。

大棚技术——设计研发的装配式温室、大棚手动放风机等技术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并有多项研究成果获得省市科技进步奖。

荣誉称号——先后被评选为全国和省市优秀科技工作者,并获得省、市特等劳动模范和全国劳动模范等光荣称号。

采访手记

我就是愿意

把自己会的东西

教给乡亲们

就实际情况而言,李凯不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农民。没有农村户口,正儿八经地在沈阳农业大学读过书,有高级农艺师职称。

户口的改变有其特殊原因,是一个农民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了高级职称之后所获得的奖赏。

除却这一点,李凯与普通农民的最大区别在于,他对知识改变命运这样一个命题有着极其深刻的领悟,他知道知识意味着什么,并孜孜不倦地探求与掌握知识。

李凯反复对记者说自己喜欢读书,而正是这样一个朴实的爱好,在实实在在地提升了他的本领的同时,拓展了他的见地与视野。

李凯说,我在上世纪80年代时去天津市武清县,看见人家给酱菜厂种植专用蔬菜,我特别感慨。自己的家乡对订单农业以及设施农业的认识不到位,推进缓慢,滞后,这些令人感到力不从心的忧虑,经常困扰着他。所以,他愿意把自己知道的、见到的、想到的与农业种植有关的技术与手段传授给乡亲们,希望咱们这里也尽快走上依托先进技术与先进管理的科学化种植之路。

李凯琢磨的问题是,自己把蔬菜种植技术弄明白,然后帮助别人弄明白;自己致富了,别人也要致富。这是一个质朴而善良的农民所具有的高尚情怀。(本报记者 薛百成)

>>>三农科技,更多致富经等你来取

http://www.gdcct.net/agritech/kjxnbl/

>>>科技专题,揭开传统农业经验背后的科学奥秘

http://www.gdcct.net/agritech/feature/

>>>农事评论,最富创意的三农专业意见

http://www.gdcct.net/agritech/bzh/

治疗老年黄斑变性的医院

长沙白癜风专科医院网上预约

男科医院排名

北京治疗肾炎医院网上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