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化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焦化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2050年美国交通对石油说不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09:34:21 阅读: 来源:焦化缓蚀剂厂家

2050年 美国交通对石油说不

6月底,有消息称,美国位于德克萨斯州的两家能源公司就凝析油出口事项的申请获得了美国商务部批复。美国主流媒体认为,这是奥巴马政府“首次放宽”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意味着,“不久的将来美国政府可能将允许能源企业向国外出口美国生产的原油”。这或许预示着,在全球大力提倡发展新能源的今天,美国对石油的依赖也在逐渐减少。从人类历史来看,化石燃料时代在人类文明的长河中终究不过是持续200年的昙花一现。展望未来,美国能否在2050年前真正放弃石油?

“车轮上的国家”不靠石油?

BP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尽管美国2013年石油净进口下降至650万桶/日,但仍然超过中国成为石油消费增幅最高的国家。作为世界石油消费第一大国和“车轮上的国家”,美国经济建立在低价的石油基础之上,如何才能在不使用石油的前提下保持其庞大的运输系统的运行、成长和进步?到2050年,美国将广泛应用由电力、氢气和可持续生物燃料)混合驱动的超高效汽车,对车辆的使用将更有效率。为了越来越高效地驱动重型卡车和飞机,最多需要相当于每天310万桶石油当量的生物燃料,这几乎是目前美国生物燃料总产量的五倍,仅占2010年交通燃油需求的3%。

二战爆发后,底特律在6个月内完全停产年产400万辆的常规业务,转而为美国提供战备物资。到1945年,美国战争物资总量的1/5来自汽车行业。汽车业也在战争中崛起,创造并主导了全球市场。无论哪个国家,都必须抓住机遇从容应对,否则只能从别人那里花钱购买。

到2050年运输领域不再使用石油,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不可能一朝一夕实现。全社会包括汽车制造商、房地产开发商、IT企业家以及其他希望通过美好未来获取财富的人,需要下大力气克服惯性阻力。这同样需要快速创新:制造轻型、安全、动力强劲、打动人心的汽车,获得百公里1~2升的燃油经济性,具有不折不扣甚至更高的舒适性、操控性和安全性,并且价格具有吸引力。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彻底改变现有车辆、运输体系和人类的行为习惯并不容易,但这些宏伟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也具有成本效益,美国交通系统的先行者已经出发了。

商业途径引领变革

2050年能否对石油说不,还取决于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商界能否主导这场向能源高效利用和可再生能源利用的巨变,同时取得持续性优势?有三种关键的商业途径来引导此次变革:

一是推动向超高效运输过渡。当前还有巨大的效率潜力尚待开发。比如飞机制造商已经取得了不同寻常的进展,但仍需要设计出完全不同的飞机。汽车制造商需要利用超轻重量、一体化设计和电力驱动等良性螺旋式上升路线,制造安全、低价的新型车辆。重型卡车和其他货运车辆需要使用更少的燃料,运输更多的货物。在这一进程中,先行者和快速追随者将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市场中获得回报。因为引领者可以通过锁定市场份额、供应链、拥有尖端技术来获利。同样,在如此节奏、多层面的竞争中,只有最迅速的追随者,才可能不被抛在后面而遭受失败的命运。

实际上,美国面临的更多障碍是在文化层面上,而不是技术或经济上。底特律的濒死经历也催生了引领者出现,美国目前正从顶层开始,形成促进创新的氛围,确立长远发展的战略,向革命性产品的规模化生产迈进。

二是投资不同技术和燃料类型。要在交通领域摆脱石油,一定程度上,可能会需要各种类型的汽车技术和替代燃料。也许最终并非所有的技术类型都需要,但其多样性,特别是动力系统和燃料的多样性,相当于为失败上了保险。这意味着现在要投资于一切新型技术,从先进复合材料结构制造工艺和轻质轮式电机,到锂离子电池、燃料电池和先进的生物燃料,因为全面撒网,可以降低风险,扩大机会,鼓励竞争。

例如,投资低成本碳纤维原丝前沿研究和生产,有助于美国成为这一关键原材料的主要供应商,并降低汽车制造商的成本。支持发展天然纤维与原丝替代品,如烯烃,可使用碳纤维生产来摆脱石油及其价格的影响。为此,制造商需要投资生产设备改造和制造工艺创新,缩短生产先进复合材料结构的周期。

汽车公司要扩大新兴市场份额,就要投资于以服务为导向而非车辆和燃料等实体产品的初创企业,这些企业会提供流动性,比如汽车共享商业模式和IT技术聚合模式。这将促进厂商之间充分竞争,为稳定的大型市场提供具有高燃油效益的产品。

三是用政策支持加快向提升汽车效率的根本转变。正确的政策可以提供关键的推动力,比如税收优惠将抵消较高的新型汽车上市价格,从而刺激销售,让汽车制造商可以迅速扩大生产,不断削减成本;同时,理智的团体采购行为也会产生加速作用,带来规模效益。

而统筹协调的货运法规可以用更少的卡车,以更快的速度运输更多的货物,这具有减少交通流量、噪音、拥堵、高速公路损坏和车队成本等综合优势。

此外,还需要对驾驶行为进行征税,因为这可以恢复枯竭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明示驾驶的社会成本,让非驾车者对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出行付费,并使其他形式的出行自由或替代方案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同时减少所有人不必要的通勤或旅行时间。

(作者系美国著名能源问题专家,洛基山研究所董事长、首席科学家。2009年,入选《时代》杂志100位世界最具影响力人物以及《外交政策》杂志100位全球顶级思想家。)

银川设计工服

拉萨工服制作

张家口西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