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化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焦化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辛黛瑞拉的现代童话校园爱情-【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3:00:23 阅读: 来源:焦化缓蚀剂厂家

兰兰跟灰姑娘非常像,有一个对自己骨肉疼到骨子里却对她白般不顺的继母,每天负责一家五口的三餐,许多时候她都会想,自己就是一个厨娘。

她期望有一天,能穿上水晶鞋,钻进南瓜车,赴一场盛宴,那里,将会出现一位痴情的王子。只是这个幻想在十岁那年被打碎了。

继母勾着她的鞋子说:“看,你的脚比你妹妹的要大两码,两码!”

继母生气是因为她再也穿不下妹妹的旧鞋,这就意味着,家庭开支上多出一项阿莲的鞋钱。最后兰兰哭了,不为继母的叫骂,而是她失去穿水晶鞋的幻想。灰姑娘的脚那么小,才能使王子最终找到,而她的脚正一天天变长变大,往后的岁月,她无时无刻不想着遮住那双令她幻想破灭的脚,无论春夏秋冬,她穿的,必定是宽大的运动鞋。

秦阳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十六岁的女孩,脸涂上了脂粉,裙子是统一的粉红丝带连衣裙,什么都没错,除了那双鞋。

“兰兰同学,合唱规定要穿小皮鞋。那种带蝴蝶结的,其他同学都穿对了,你怎么还穿了运动鞋?”秦阳在上台前一小时将兰兰领出来,指着她的鞋让她换掉。

兰兰没有应他,只是垂着头,一动也不动。

秦阳刚从师范毕业,分到兰兰学校实习,一星期前兰兰班主任突然病倒,他被调去填补班主任的空,又赶上班里被选去表演文艺节目。这是个吃力的活,却容不得任何差错。可是兰兰的鞋,让他犯了难,加上兰兰又是个不说话的主,再怎么问,都是多余。

最后他猜:“你是不是没钱买鞋?”

兰兰猛地抬头,正想说不,秦阳却好似找到答案,松口气拖上她直奔最近的鞋店。店主问她穿多大。她扭捏了半天也不愿开口,秦阳只好将她按在凳上,强行脱掉鞋,手指一掐量。

“38码。”兰兰窘得几乎要哭出来,她害怕别人嘲笑她的大脚,可是秦阳和店主好像没在意她的尺寸,拿了鞋匆匆套上就被拉了回去。

临上台前,秦阳还鼓励了小姑娘一句:“好好唱,加油。”他对兰兰做了个调皮的鬼脸,兰兰奇迹般地忘了刚才的不快,那个节目,她唱得特别投入。后来好几个评委对她印象很深,找到她学校问有没有意向学习艺术专业。

她拒绝了。为这,继母狠狠骂了她一顿,因为艺术特长生可以免去相当一部分费用,她骂兰兰这么小小年轻就自私,不为家里着想。其实兰兰又怎能不知道,父亲近几年办了货运,一家人吃穿用度根本不愁,继母只是想多存着给自己的两女儿。

那次演出得了第一名,校方很高兴,原班主班要去省城住院治疗,可能好几个月,那番得奖的喜庆中,校方决定让秦阳继续任代理班主任,他们安排了一节公开课算是对他的试用,教学内容由秦阳定。

没想到秦阳选的内容跟课本无关,他说:“我们来重温一次童话故事。”

那节公开课讲的是辛黛瑞拉。很老的童话,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可是兰兰的心却紧了又紧,因为表演后的第二天,她交了篇关于灰姑娘的周记,她说她脚大,穿不了水晶鞋,王子永远也找不到她。

那时候学生已经知道童话里的不合理,在台下唧唧喳喳说着那只没变回去的水晶鞋。但秦阳的主题不在这里,他一层层剥开:如果没有仙女,没有老鼠和狗,没有南瓜车,辛黛瑞拉还能去参加舞会吗?

兰兰和其他人一样,选择了不能。

可是秦阳否定了这一回答:“你们都忽略了一件事,如果辛黛瑞拉被继母关起来后,放弃了去舞会的想法,那么就算仙女肯帮助她,她也参加不了舞会。所以,关键不在于仙女,而是辛黛瑞拉是否放弃坚持,没人可以阻止她去舞会,除了她自己。如果别人不给自己机会,就要自己给自己机会;如果真爱自己,就会为自己找到所希望的东西……”

那节课上得并不出彩,兰兰察觉得到秦阳有很深的失望,他预想的效果远没有达到,也许初三的年纪,早就忘了童话,也没在意童话折射的蕴意。

但是兰兰懂了。她甚至觉得那堂课是专上给她听的,秦阳的视线有意无意扫过她的脸,她便心跳加快,那是种裹着羞涩的悸动。为这,兰兰毅然决然断了学艺术的念头。

有时候兰兰会想起那天秦阳抓着她的脚,用手指掐量她的尺寸,那个从十岁断碎的梦重新被续上了。她觉得秦阳越来越像梦里骑着良驹的王子,只是每当秦阳伸出手拉她上马时,梦就轰然碎了,醒来,夜冷梦薄。

兰兰就带着这样的戚戚冷冷跌进高中。秦阳也成了高中的语文老师,因为他代课那几个月里,全班的语文成绩考了全省最高,所以他被特调至高中部,依然教兰兰。

只有兰兰知道,他的调任并非外界所知的那般清白。她看见某个酒馆里,校长拽着秦阳的袖口,他说,娶了她,你就能留任。校长口中的“她”是他女儿周敏,一个为爱私奔又在两年后灰溜溜回来的女人。那是千禧年之前,风气严谨,本地人是断然不肯娶她,只有秦阳,一个外地人,飘零如絮,校长便用前程买断他二十三岁以后所有岁月。

那晚兰兰写了日记:水晶鞋最后还是消失了,变回破旧的布鞋,王子的心便灰了,他另娶他国公主,灰姑娘还是灰头土脸的厨娘。

秦阳的课上再也没有出现童话,他按部就班地备课,上课,放了学就去陪周敏,听说,两人年底就办酒席。

兰兰渐渐成了秦阳的得意门生,她写周记与他讨论卡夫卡与贝克特。他们说到世界的不可思议与荒诞,谁也不再提及童话里的幸福生活。

一晃就三年,兰兰顺利考取北京高校的中文系,而秦阳与周敏也有了第一个孩子。

毕业前夕,秦阳找兰兰单独谈话。他说:“你是我所有学生中最懂得的一个,我只有一句话:如果真爱自己,就努力找到自己所希望的东西。”

毕业欢送会上,所有人为兰兰他们的表演鼓掌,兰兰偷偷看秦阳,他手拍得很使劲,借着灯光的反射,一汪清水从秦阳的眼窝缓缓流了出来……

秦阳所不知道的是,在那次谈话后,兰兰突然将表演题材改了。她用了一晚上时间写剧本,而后和搭档秘密排练。她说服搭档:“贝克特的戏剧太深奥,如果我们演不好,岂不是留下一笔污渍在母校?”

“这是个很正确的决定。”兰兰想。她将辛黛瑞拉的故事改编了:王子捡到的水晶鞋变成旧布鞋,他另娶他国公主,而灰姑娘,认识另一位同为仆人的善良男孩,他们最终结为夫妻,过得很幸福。

兰兰在大学得了个“文艺女青年”的绰号,四年时间她将自己埋进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中,把晦涩的《尤利西斯》也读遍了。她在日记里对秦阳说:“我们都捡了萧乾夫妇的便宜,这么难读的书,难怪十年才能译完。”

但再也不像中学时,她的日记,能插进上交的周记中被秦阳看到。唯一一次写信给秦阳,是关于她的恋爱。

兰兰突然想看国外名著的原版,于是偷偷旁听外文系的课。不成想被老教授叫起来回答问题,她羞在原位。后来旁边的男生低声将答案念给她,她照着答了,免去一场尴尬。

就这样,兰兰与外文系的哲海谈起了恋爱。

他们也有过花前月下,十指相扣。哲海念莎士比亚和济慈的诗,他显得那么乐意,仿佛一辈子念下去也无妨。兰兰索性不花工夫学外文,她找来国外各种各样的原版名著,让哲海一篇篇地念。甚至怂恿着哲海学藏文,因为她想听仓央嘉措的诗。

发电电焊机

青海钢结构

鞋业3D打印机

佛山亲子鉴定